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章 人算不如天
    这小子的笑容很是刺眼,让羿如烈内心像长了刺般难受。

     十年前,他就已经炼气大圆满,只差一步就能突破筑基,十年后却依旧是炼气期,不得寸进。

     一开始,他就知道以他的资质这辈子都突破不了炼气中期,但是从那贵人处获得了造化,他一举突破到了炼气大圆满。

 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腾飞的机会,成功则名利双收,失败则身败名裂。说来讽刺,这次机会也来自于那个贵人,若不是他的提点,他怎么会对神农墓了如指掌,又怎么会获得血煞丹的丹方?而这位贵人早就被他害死了……

     血煞丹,一种魔丹,需用人族修士灵肉炼制而成,服之即可进入筑基凝煞阶段,拥有的煞气名字就叫血煞,虽然品质不入流,但终究也是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 现在虽是炼气大圆满,但收拾眼前的小子还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 今天就是他羿如烈新生的日子!

     猛吼一声,气势如虹,一枚土黄色的道种浮现在手腕,连同斧子也变得厚重如山。

     时青羽身形闪动,他一眼就看出对方不可力敌,正要利用身法优势游斗,却发现身形如深陷泥沼般不灵活……

     “这厚土之气的滋味如何?”羿如烈眼中闪过一丝讥诮,不知多少人以为他防御高速度慢,利用消耗打法就能取胜,有这种想法的人,现在坟头草已有三尺高了。

     斧子已迎面劈到,时青羽只能硬着头皮接了一下。

     咔!寒木剑直接被击飞,虎口隐隐出血。

     这身体真是弱的可怕,这种程度的打击就能使自己武器脱手……

     再看一旁,已有浓重的血腥味飘出,看来神农鼎的炼药进度已快到后期,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 他静静呼吸,潜藏在气海中的浩然长风气渐渐变活跃起来。儒门功法讲究势,这陵墓无论如何都不是培风的好地方。但对时青羽而言,这不是问题。当他开始运用长风气,这势就已经有了!

     一缕清风,常伴我身。他身形跃起,已有清风缠绕在他脚上,这一次触碰到厚土之气,也是点尘不沾,完全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 “堂主,这小子修炼的是巽风之气,灵巧有余,力量不足。”一旁的岑夫子见此景舔了舔嘴唇,“可要我出手?算你半价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不用劳烦岑夫子。”羿如烈摇头拒绝,左右等着炼药也是无事,就拿这小子消遣消遣,“反正他也伤不到我。”

     时青羽没有在意两人的对话,谁也没发现他眼中的瞳仁已竖成一条线……

     撷取一缕风缠绕在指尖,一个轻跃,避开斧子,又是一缕……如此反复几次,他的手指上已出现一道青色气旋。

     还是修为太过低下,只有炼气四层,聚集一道长风竟要花费这么久……

     时青羽摇了摇头,很是不满,瞬间身体朝后飘出一段距离。轻巧地一个转身,那道青色气旋已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 “空气弹?”羿如烈把斧面平举,厚土气息更加浓重,如同一面盾挡在身前,虽然看起来没有威胁,但没必要冒这个险,这小子看起来不是什么好鸟,说不定就被他阴了。

     时青羽撤去鬼神瞳与浩然气,负手而立,嘴角擎着一缕微笑。

     只见那青色气旋转瞬飞至羿如烈身前,即将要碰到斧盾时,却又灵巧地转变了方向,朝一旁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 “这小子在搞什么鬼?”羿如烈不敢撤去盾牌,却是双目一凝,“不好!这小子的真正目标是……”

     青色气旋的方向正是瞄准的那尊小鼎……那尊正处在炼制状态的小鼎。

     从一开始,时青羽就很清楚他的目标,那就是破换这次炼药。前面包括纠缠,长剑脱手都只是为了麻痹对手,就为了这一刻。

     “小子,敢尔!”羿如烈大惊失色,他从未听说过这种操控技术,竟能临时改变方向,而且还这么准,因为转折攻击需要计算的变故太多了,根本不现实。这小子竟有这般能耐?

     这炉丹药若被炼废,所有辛苦岂不白忙活了?

     羿如烈咬了咬牙,迅速从胸口掏出一张符纸,符纸无风自燃,一层土黄色的薄膜瞬间包裹住他。

     只见他如溶于水一般,沉入地面,再次现身,已然出现在小鼎一旁。

     “土遁术?”时青羽讶异,但并不觉得什么,因为青色气旋也已经飞至小鼎处,而且所处位置比羿如烈更靠近。他不可能阻止得了。

     那四个舵主的炼制也已到了关键时刻,满头大汗,手中动作飞快,结印打入印诀,根本腾不出手。

     只见羿如烈双手飞快结了个印诀,狠狠打入小鼎中。这印诀看似简单,却在飞出的瞬间,羿如烈整个人都像苍老了十岁……

     下一秒,青色气旋也命中目标。

     鼎盖冲天而起,小鼎直接被击飞,上面那天青珠直接碎裂成粉末。四个舵主口吐鲜血,气息萎靡,全部昏了过去。这强大的反噬足以让他们修为跌落一个层次……

     从时青羽放出青色气旋到气旋击中小鼎,总共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,但其间的变故却发生了多次。

     “献祭?”时青羽脸色凝重,这堂主是杀伐果断的主,眼见抵挡不了,便转而加大输出,这份决断能力很不简单。

     地面发生震动,那楼梯再次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 “我的丹药……”羿如烈神情紧张,期待地盯着入口。

     片刻后,一枚通体血红的丹药从里面飘了出来,落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 “到底还是让我成功了!苍天不负我!”羿如烈狂喜仰天咆哮,此时他完全失去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枭雄本色。

     “岑夫子替我护法!我把乾丹堂的拥有权赠予你一层!”

     “堂主放心,有我在,你万事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 羿如烈迫不及待把丹药塞入口中,闭目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 到底小看了这世间人物……时青羽摇了摇头,一方面要与羿如烈战斗,另一方面还要伺机破坏炼药。就目前而言他能做到的已经极致了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突然,楼梯下传来一阵脚步声……

     “该死的乾丹堂,我和你们没完!”楼梯下传出的声音有些狼狈,但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 一个穿着打扮与黄大仙一般无二的怪物沿着楼梯走了出来。矮小的身材,长胡须尖嘴巴,两只爪子抱着一只葫芦。这分明就是一只黄鼠狼。

     “要不是大仙我嗅觉灵敏,吃了一粒仙谷;要不是大仙我找了个躲避的好地方;要不是大仙我正好随身带了一葫芦三息狂意酒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大仙我今日就交代在这里了!我……我和你们没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