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七章 约定
    神农墓正式打开了……

     乾丹堂已经公开了具体方位,并承诺凡是参与探索者,所得均属于自己,丹方丹炉之物,愿高于市价三倍收购……

     第一组照片已经在太虚幻境上公布了,是关于外陵的部分,凡是陵墓,地表以上为陵,地表以下为墓。

 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呐……别总想着搞一个大新闻……神农墓,神农墓……随随便便一个古时陵墓就冠以个大名号,有意思?”《修真快讯》的主编无奈摇摇头,扶了扶鼻梁上的聚晶镜,开始审视这些据说是神农墓外殿的图片,由于光线原因,这些图片拍摄得有些晦暗模糊,即便是在聚晶镜的辨识强化效果下,依旧很需要眼力。

     “布局确实有太古年代的风格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那我们需要立刻报导这则信息吗?这可是千载难遇的重大新闻吶!”一旁的年轻编辑已经按捺不住,催促道。

     “报导什么?你们年轻人就是性子急,出了岔子,这个责任你承担的了吗?”

     年轻编辑噤声了,这种编辑工作又没危险,每个月给的灵石也不少,丢了可不好找。“我还是去报导我的“年度十大明星仙子”的新闻吧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哼……如果真是神农墓,等最新的墓内照片发出来再说吧……现在的修士一个个鬼灵精,稍有不对,就骂编辑不实报导,我们呀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……”老编辑取下镜片,丢到一旁。

     说真的,即便真是神农墓又怎样,他们也不可能去探险,万一要是假的,那些真去的人怨念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没报导顶多就错过一次火爆的机会,报导错了,很有可能就关门大吉……

     此间干系,孰轻孰重,一看便知。

     尽管媒体的反应比较保守,但这消息还是在小范围内如火如荼地传播着……

     “听说了吗?齐家老三在神农墓里找到一枚七品丹药,竟换了一千灵石!”

     “什么,就那家伙,修为还没我高,竟然也能有这机遇?”

     “哼哼,现在你修为不错,以后可就不好说了,毕竟人家资源到手了,炼气期的修炼绰绰有余喽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而且,要是找到丹方更了不得,你猜猜,七品丹方乾丹堂愿意出多少钱收购?”

 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 “九品就是一千,八品两千,七品那就是四千……唉,等等,你这是要去哪里?听我说完啊……”

     这样的对话随处可见,在配上一系列可考究的例子,墓内照片也源源不断传出来,似乎一时之间,苍落城内冒出许多消息灵通人士,疯狂传播着这些信息,整个苍落城陷入了探墓热潮。

     苍落城周边的修士都一窝蜂朝苍落城涌过来,城里热闹起来了,负责登记长期逗留的负责人员彻底忙的晕头转向。仅是三天时间,人口就达到了二级县城要求的规模。

     “这是好事吶……”

     城内居民感慨万千,曾几何时,这种偏僻之地也迎来了新生,就等着联盟派来的仙使验证,据说那仙使还有两天就能过来。

     聚居地升级的事情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“要不要我再给你读读最新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随便……”从侧面看清儿,脸颊的线条简直完美,小巧挺拔的鼻子,微微抿紧的红唇,认真看新闻的样子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 时青羽呆呆看了一阵,拿出烈阳丹抛入口中,暖洋洋的感觉充斥肺腑,有点想睡觉的冲动。大概估摸了下烈阳丹的剩余数量,他摇了摇头,每天都在消耗,这一批高质量的烈阳丹也不多了啊……

     “已经有现场照片了!”时清儿第一时间报告看到的新闻,“听说这墓内丹药无数,简直就是洞天福地。”

     这丫头最近老是喜欢和他说话,不断找新的话题,一点小事都能谈很久,不过大多数时间只是她在谈,他在听而已。

     时青羽漫不经心扫视着这些模糊不清的图片,只是外陵部分,都没什么机关陷阱,而且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 他眼神一凝,手指因为紧张微微颤抖,缓缓放大一张图片的某个区域,暗色的背景下,可以看见依稀有些扁状的淡黄色物事,只有小半个指甲大小……

     渐渐放大,形状越来越明显……

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踩扁的花生么?”时清儿凑上前,看了一眼。她不免有些好奇,很少看见哥哥这么认真的态度,从来都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 凝视良久,时青羽才嘘了一口气,没有错,就是这东西。

     “是九穗谷的谷壳……”

     见清儿疑惑不解,他解释道:“相传神农发现稻谷并且推广种植,而这最早的母株便是来自天庭的九穗谷……”

     恰巧,以这为主材料,可炼制能根治他体内的太阴之炁的五谷皆和丹,这也是为数不多祛除隐患的方法之一。

     “决定了,我要去一趟神农墓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要离开?你要离开……”时清儿突然间六神无主,只是时青羽正值心神激荡,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 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她就淡定了下来,“那十天之内,你一定要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 时青羽有些疑惑,少女的眼神里透露出的坚决与哀求,是他从未见过的。“是发生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意识里感觉出少女混乱得心情,想了想,并没有追问。“行,我答应你,十天之内,必定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需要签订契约吗?”见气氛有些紧张,他还尝试开了个玩笑缓和缓和。

     “要!我怎么没想到?”时清儿眼睛一亮,她并没有拿出写有契约符文的纸张,而是走到时青羽跟前。

     将柔若无骨的手掌放在时青羽胸口,“我能感觉到你的决心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她轻轻上前,浅浅的拥抱一下,轻声说道:“这样约定就完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 笑靥如花,却郑重其事:“我会等你回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