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章 血祭
    “鸟哥,你就收我为徒吧!”“陨星”叫了起来,他性格活泼,心中想什么,立刻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“那你准备放弃你的剑?”

     “那还是算了……”想到要放弃自己从小苦练的剑术,“陨星”吐了吐舌头,立刻改口了。

     被这活宝一逗,原本情绪紧张的众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还有三人,一鼓作气,干掉他们!”“残月”示意大家不要掉以轻心,却把头转向时青羽,等候他的命令。时青羽的表现已彻底征服了他们。

     被几人毫无保留地信任,时青羽感觉这感觉有点熟悉,这样的信任,以前他也曾拥有过,只是那时候,是来自无数惨遭奴役,迫害已久的妖怪……

     带领他们,然后获得胜利……心内响起一个声音,这样告诉他。

     我只遵从自己的本意行事……

     时青羽眼神一凝,久违的沸腾热血回到了他身上。究竟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斗志了,三重封印封住了他的修为,同样也封住了他的斗志。

     每天蝇营狗苟地攒集着灵石,每天心惊胆战地躲避危险,还要伪装自己,不被揭穿身份……

     龙固有潜龙于渊的时候,但只要时机到了,就能翱翔于九天之上;鲲鹏也有敛翼积风的时候,但只要积风深厚,就能抟摇而上,乘风擎天!

     这一刻,他感觉自己就是曾经那个统领八荒妖怪跟三教大能叫板的妖神……

     “既然你们信任我……那我就带你们闹个天翻地覆!”

     灵犀和天羽见战局不利,此时已远远避开,看样子是打算利用自己飞剑速度的优势,避开锋芒,伺机寻找破绽,夺回优势。

     时青羽对这两人一指,“听我提供的方向,直接使出御剑术,围杀他们便是!”

     当初面对道门剑客御剑飞行时,妖族中只有飞禽类才可以攻击的到,而飞禽类妖怪又是出了名的脆弱,往往不是以攻击犀利著称的剑客的对手。

     所以,时青羽就想出了这个法子,用众多可远程攻击的妖怪配合一个视野开阔的妖怪,组成专门攻击对空目标的团体。类似于一堆高射炮配上一个精准雷达,足以吓尿敌人的飞机群。

     这法子一出,与妖族的战斗,剑客陨落数量激增,从此那些气焰喧天的剑客遇到妖族,恨不得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 “陨星为支点,九点钟方向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菩提子为支点,三点钟方向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旭日为支点,四点半方向……”

     ……这样的说明,一开始四人配合还有点生疏,到后来完全理解了,便觉得很新颖很好用……

     时青羽长吁一口气,当初为了教会那些妖怪这套辨别方向的法门,费尽了力气,现在只是几次口令,队友就理解了他的意图。果然除了一些个例,妖怪的悟性远不如人啊。

     在时青羽一次次的命令中,灵犀与天羽觉得压力倍增。他们的飞剑上毕竟还担负着一个人,远比不上单纯的飞剑灵活。

     在一次次躲避中,愈加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 情急之下,拔眼四顾,却看见地面上还有一个同伴,那魔族女术士正似笑非笑看着他俩。

     “快,快!攻击那妖族术士……”天羽声嘶力竭喊着。

     对方没有反应,倒是令时青羽分出一些注意力来,虽然他不惧任何人,如果那血衣女子过来,就一并送她出去,但被偷袭,还是需要小心。

     天羽这么一分心,身体躲避时慢了一拍,被多把飞剑立刻绞杀,化成白光消失。

     灵犀剑客见此情景,连忙降落下来,他打算暂时先与仅剩的那位队友汇合,再作打算。

     局势发展到这个地步,可以说大局基本上已定,他也不抱任何获胜的希望,他也知道这场比赛肯定有很多观众在看。只求等下输的时候,不那么难看,能暴起带走对方一到两个人,挽回些颜面。

     他喘着粗气,神情小心,注视着时青羽一行人的一举一动,低声对身旁的血衣女子说道:“等下,帮我分散一下他们的注意力,我好——”

     “啊——你……”灵犀剑客难以置信看着这仅剩的队友。

     “好什么?”女子有些疑问,她缓缓收回插入对方身体里的手指,十指纤纤,涂满了鲜红的蔻丹,很是迷人。五枚深浅不一的洞口出现在灵犀胸膛心脏位置……

     “我觉得你最好的归宿就是退出这场游戏……”冷冽而从容的微笑,始终未离开她的脸庞。

     “对你而言,死亡就是华丽的极致啊……”

     奇怪的是灵犀剑客并没有被传送走,而是不断发出惨叫,像是正处于屠斩中的光猪,叫声凄厉而响亮,可以看出他正承担着怎样难耐的疼痛……鲜血源源不断从伤口流出来,化作涓涓细流,再由细流变粗,汇成一滩,却没有凝固的迹象……

     时青羽神色罕见的凝重起来,见此诡异情景,他没有做出任何应对措施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 其他四人也陡然觉得一股冷气从心底升起,这……这究竟是什么诡异妖术?似乎隔离了和谐的规则,出现如此血腥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 场上维持着令人窒息的安静,唯有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,灵犀不时响起的惨叫点缀其中,所有人都在等待着,等待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是什么邪术?”虫虫也是惊呆了,然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“这特么连自己的队友也杀?”

     她一向比较率性,从来没有作为女生的自知,解说情绪激动时,会忍不住爆粗口,这样反而令那些喜欢她的人更加喜欢她,觉得她很真实,没有那些矫柔做作。至于不喜欢她的人,她也从没在意过这些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 虫虫内心隐隐披上一层阴霾,本以为大局已定,却横生波澜,而且没有眼花,那个一直从容的妖族术士,此时好像也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 这魔族女子,也是九连胜,她细细回忆起才看过不久的九场比赛……

     因为要解说比赛,所以事先她做足了功课。

     九场比赛似乎并没有出现此类血腥的场面,九场比赛中,利用战斗技术取胜的仅有一场,就是第一场。毕竟魔族术士的身体素质太差;利用魅惑术取得胜利的有六场;剩余的两场都是配合队友一起行动取胜的……

     看起来,这九场战斗她似乎都没有动用自己真正的实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