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九章 刺术
    “对面才过来两个?是送菜么?”“陨星”一催脚下剑,速度猛增,只是转瞬对面已进入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 轻翻落地,长剑攻了上去,剑影幢幢,难以辨别真实的剑藏在哪道虚影里。

     可对面两人边战边退,表现的非常保守。只是与剑影过了几招,转身就走,毫不恋战。

     “小心有诈!”“残月”大声警告,飞剑的速度也放缓,他们个个都是实战经验丰富,身经百战,稍有不对就能察觉得到。

     对方的表现十分诡异,只派两人过来,而且且战且退,这潜在意图一猜便知。

     “说不定对方刚刚内讧了,现在分头行事了。”陨星小声辩解了一下,他恋恋不舍地停止追击,回过头问时青羽,“鸟哥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”时青羽坦白说道,双方都是四剑客一术士的阵容,花样也不会有太多,到时凭实力说话便是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“看来这诱敌策略失效了……”从“虫虫”的视角看,可以看清战场上的每一个细节,她迟疑了片刻,才继续解说,“不过好像……那两儒门剑客无动于衷,还在继续蓄势中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儒门剑术注重以势压人,第一剑的威力往往要强出数倍,不知他们会如何处理这一剑,我们拭目以待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虫虫”与那些普通解说不同,她本身就精通战斗技巧,而且眼光锐利,解说时一针见血,所以很受观众欢迎。

     讨论区里也热闹非凡,各种留言一刷新就立刻被取代,在界面中根本留存不了几秒。

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其他人都有飞剑,行动灵敏,那步行的妖族术士岂不是很危险?”

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早看那什么大鸟小鸟的不爽了,真实水平弱到掉渣,每次就靠运气取胜,这一次肯定要在那两个儒门剑客的剑气下,现出原形!”

     “楼上红眼病犯了,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我不懂这些比赛局势,我就想问一句,有没有哪位哥哥愿意带小妹一起玩?”

     “我是白银,可带你飞。”

     “白银滚粗,黄金在此!”

     “黄金辣鸡,白金笑而不语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呵呵,我没有针对任何人,在我这个钻石面前,现场的你们都是辣鸡!”

     “你是钻石,我还是王者呢,有种报ID……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讨论区里各种歪楼,各种灌水,不过有一点不变,就是观众都很期待看到儒门剑客的第一剑会对局势带来怎样的发展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时青羽一行人已经很小心了,才踏入对方的攻击区域,就听到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 “一剑破万浪!”

     就看见其中那“沧海水”横眉怒目,双手握住长剑,奋力往下一劈。

     肉眼可见一道巨型剑气向众人袭来——

     沿途的礁石瞬间粉碎成齑粉,碰到的海浪也刹那被分成两半……

     “这一招不可挡!大家快闪开!”“残月”眼角微抽,同样是使剑的,他立刻觉察到这一剑的强度,绝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可以挡住的,好在这一剑是贴着地面飞来。说罢,身影闪动,已是升到半空中。

     其余三人也各自使出手段,催使飞剑向上飞去,齐齐升入半空……

     “沧海水”见自己的招数落空,丝毫不急躁,反而露出计谋得逞的笑容,如此大事可成矣。

     另一人“巫山云”蓄积已久的剑势也已形成,无数风之气息聚集到剑刃上——

     “一剑扫浮云!”

     剑刃对准已升到半空的四位,这四人御剑时临时转变方向,一起升空。真气必然会有瞬间的迟滞,此时就如同浮空的四个活靶子,只要这一剑挥出,这四人每一个跑得掉。

     “上当了!”见此情形,四人心内都是一紧,但体内真气来不及供应,不可能立刻转移……完了,莫非这又是一场1V5的局面?

     四人同时将目光投向那妖族术士,他的比赛倒有一大半都是1V5侥幸翻盘取胜的。鸟哥,希望你能挺住……

     却是一愣,鸟哥,人呢?

     地上步行的妖族术士此时已失去踪影——四人在空中找了一会儿,没找到……

     莫非已经丧生在先前那“一剑破万浪”中了?一个可怕而绝望的想法同一时间在四人心中升起……不会这么坑吧?

     “陨星你小子眼睛尖,你好好找找……这可是我们翻盘的希望。”“旭日”干脆飞过去拍了拍“陨星”的肩膀——

     突然一愣,怎么老子这么久都没死,那儒门剑客必中的一剑呢?

     四人都反应过来,朝那边看去……

     时青羽站在“巫山云”的位置,收身站起,收回利爪。而“巫山云”堪堪化作一道白光消失。

     众人的视网膜上还残留着那片白光……心内已如惊涛骇浪,难以平静。只有一个疑问……

     他……他是什么时候近身的?

     时青羽用自身表现立刻解答了众人的疑问。

     他单脚微屈,猛一蹬地面,身形已如离弦的箭,飞射出去。

     这一招在第一场比赛中使用过,只是距离很短,众人没留下什么印象。此时施展开来,却发现竟可以跳跃这么远——

     兽化后的时青羽,如同一个矫健的刺客,朝目标冲去。

     “沧海水”慌忙躲避,可惜适才一剑消耗了太多气力,此时想要躲避也有心无力,他都不明白为何局势会发生这样的逆转。

     胸口一凉,对手的爪子已探入他胸腹——他模糊的视线正好对上不远处抱臂观望的魔族女子……

     那血衣女术士朝他露出淡淡的微笑,是嘲弄?还是不屑?或者是压根没有放在心上……

     他很想问一句,为什么近在咫尺,没有出手援助一下,同是队友,怎么感觉不到团队应有的羁绊?

     带着无数疑问,化作白光消失……

     “真是华丽的极致!”女术士叹息,身体却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“很精彩的瞬间!”虫虫的声音陡然提高,她手心里都是冷汗,刚刚真是生死一瞬间,她却目不转睛盯着时青羽的表现。并且要求镜头始终对着时青羽。

     果然没有错过这精彩的一幕,在避开剑气的同时,立刻兽化,突进到“巫山云”身旁,短暂潜伏……

     等对面将要使出这一招时,上前一击致命。

     就像冷静的猎手,等到猎物一点点的露出破绽,这心理素质当真是无懈可击……

     而且对战局的把握也恰到好处,虫虫感觉就像是被上了一堂生动的刺杀之课,从躲避,到隐藏,再到一击致命,这所有环节都历历在目……

     “这注定是一场载入史册的对决……”想到这里,她更期待接下来时青羽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 真希望能和他坐在一起聊聊天呢……真想知道是怎样的经历才造就了这样一个冷静,坚定的人……就像一堵墙堵在他的对手面前,天衣无缝,无懈可击,带给他们失败与绝望。

     她发现自己已经彻底迷上这手段高超,像谜一样的男子……虽然她对他一点也不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