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四章 你了解我吗?
    时青羽的日子过得很惬意,他已经知道自己成为了修真世界的半个网红。好在太虚幻境可以屏蔽所有身份信息,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在大修真世界里施展自己的战斗才华。

     但为了保险起见,他每次还是只选择妖族术士,还是那几招手法,不知不觉中却是已经连赢了九场,连胜有额外加成。这时积分显示,已经达到4000分。

     还有一场,胜了的话就是十连胜,积分直接加一千……

     BBS上各种议论如何破解他那几手,却在实践中被一次次打脸,每次都是只差一点点……看似情况摇摇欲坠,但每一次又能奇迹般地反败为胜。在各种帖子里他已经彻底被黑化描述为大魔王,无数英雄勇者为了能挑战他摩拳擦掌,还有一帮嘴强王者在一旁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 第九战,他匹配到的基本上都是钻石级别了,甚至还有一个王者段位,奈何关键时刻王者不给力啊,在局势大优1v3的情况下,还被时青羽翻盘了。然后又是熟悉的画面,时青羽在所有人被传送出来后,也跟着传送出来,只是前后脚的区别……

     不是我们不努力,实在是对方运气太逆天啊!

     “进击长空的巨鸟”现在在论坛上有多个响当当的别称,“天命之子”,“不死之身”,“不败金身”……

 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凭借解说时青羽的比赛,“虫虫”已彻底成为全民女神。在偶然一次爆料中,她的朋友还把她的照片公布了出来。是一个英姿飒爽的短发剑客,笔直的剑眉斜飞入鬓,精致干净的五官,不施粉黛,却气质天成……看过照片后,想到平日里解说时温软的言语,很多人都表示完全受不了这种反差萌,各种路转粉,粉转死忠……

     不过“虫虫”还是拒绝了苟望再次抛出的成为官方解说的橄榄枝,因为她心中还有一个需要完成的远大梦想。不过眼下的愿望却是与时青羽见一面,哪怕是虚拟世界也好,可惜时青羽向来都是屏蔽所有信息,打完就下线,一直没有得到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 明天再一局,就是十连胜,到时看看五千积分能换什么好东西……

     时青羽不关心BBS上的风起云涌,乐呵乐呵地下了线。

     他伸了个懒腰,却对时清儿的卧室有点好奇,自从把赢来的龙纹剑给了那丫头后,那丫头也没有神色激动,反而每天一回家就跑回卧室,直到吃饭时才精神萎靡地从卧室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 而且最大的反常就是:这几天,丫头的食量下降了!

     这可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,第一次还只是啧啧称奇,没多在意,第二次就不免有些担忧了,不会是生病了吧?

     时青羽小心翼翼站起来,贴到卧室门前,屏住呼吸,听听里面也没什么声响。

     正待要进行下一步动作,门突然打开了,一脸疑惑的少女站在面前,“哥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时青羽脸色通红,活了十几万年第一次这么尴尬。他张口结舌片刻,“我……我只是担心你……”

     少女目光灼灼,盯着时青羽,嘴角的那抹笑意越来越浓,却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终于,时青羽受不了那种气氛都要凝滞的尴尬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接下来的吃饭过程更是一种煎熬,时清儿夹一筷子菜放入嘴中,便会朝时青羽微微一笑,这笑端地是让时青羽心里发毛,狂咽口水。

     “你们在吃饭吶,看来我是来巧了。”大门被推开,凌千秋搓着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时青羽大喜,连忙推开椅子,拔身而起,“凌兄多日不见,风采依旧,来来来,这里有碗筷,一起吃点!”

     “额……”凌千秋接过筷子,坐了下来,犹豫片刻却是没有下筷。

     “莫非这些菜肴不合凌兄口味,我再去重做些来……”时青羽积极跑了出去,都没给予凌大少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 凌千秋愕然,他感觉到饭局中古怪的气氛,朝时清儿看了几眼,少女却是静静吃着饭,没有一点异常。

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饭就不吃了……”他被时青羽的表现吓到了,以往过来,那小子直接就是翻翻白眼,爱理不理的样子。如今这般殷勤,他感到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……就是我家老爷子想见见我的朋友……”凌大少解释道,“除了你们,我也没什么朋友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时清儿微笑,“没问题,明天我和哥哥会过去拜访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好,那就好……”凌千秋感受到少女微笑眼神的压力,忙不迭起身,“也没什么事,到时你通知时兄一下,我这就告辞了……”说罢,拱拱手,也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时青羽身在厨房,耳朵却时刻关注着客厅的动态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人都走了,就不用装了……”时清儿抱臂倚靠在厨房的门框上,悠悠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什么叫装,没大没小!”时青羽疾言厉色,边说边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 时清儿却是毫不在意,站在门口,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。嘴角擎着一缕微笑,如画的眉眼,有种雅致的情调。

     “给你……”从袖口抽出一柄漆黑的长剑递给时青羽。

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“黑木剑……我既然有了龙纹剑,这柄长剑就用不到了,这些天我改造了一下,给你用……”

     谜团终于被解开了,时青羽接过木剑,手感却是出人意料地沉甸甸。黑不溜秋的外表,剑刃也很厚,握在手里就像是一根铁棒……这把剑好像从未见过时清儿拿出来过,自从在荒野里捡到这个丫头,实际上,自己对这丫头的情况也并非完全清楚。比如这把剑……

     “千万不要丢掉……”时清儿眼神迷离,流出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 “嗯,”时青羽郑重其事收下,这时候不适宜开玩笑。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“没了!”时清儿叉着腰翻了个俏皮的白眼,回过身子,“走了!”

     “不送……”

     少女扭动苗条的腰身,像一朵摇曳生姿的白花,在时青羽心中带来些许温暖,十几万年的修行,孤独寂寞也有温暖,他了解她的心意……

     “你真的了解我?”背朝时青羽,少女眼睛眯了起来,像一只计谋得逞的小狐狸,“我们那里有个不成文的习俗,男女之间订亲,会交换文定信物……”

     那一刻,两人心里都亮起了一抹皎洁的月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