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二章 好酒助力
    苍落城外,礼炮阵阵,在碧蓝的天空上,勾画出一行“欢迎御雷仙使莅临指导”的字样,五彩的字体在空中残留了一刻钟。

     这些幻彩离火符虽是姹紫嫣红,艳丽非常,但造价并不便宜,就刚刚那几个字,就起码烧掉了上万灵石。

     在修真联盟里,素来有这样的阶级划分:游神,巡狩,总察,督监,使者。这些差使直接对联盟负责,没有上司机构。使者虽然只是最低一级的差使,但对于地方而言,却尊贵不凡,掌握着城市考察评分的最终论述权。

     “御雷仙使大驾光临这僻静之地,我们倍感荣幸吶。”城主冠戴整齐,满脸笑容迎了上去。两边的民众抻长脖子,好奇看着这来自大城市的使者。

     御雷仙使却是一身紫袍,一丝不苟地表情,冷冽地如同石头,淡淡说了一句,“城主,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 人群中,一高一矮两个苗条身影也盯着那御雷仙使看个不休。

     “十三,你偏要拉我出来,看热闹,这有什么可看的?”说话的正是时清儿。

     那被称作十三的小姑娘,扯着时清儿的衣袖,踮起脚尖,费劲地朝外张望,却也只能看见那御雷仙使的头冠。“与我们约定的日子还有七天,总不成天天在家等你那个心上人吧,出来透透气也是好的……真累,还是看不到。想当初,什么巡狩,督监轻而易举就看得清清楚楚,现在看个使者的热闹,也这么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 时清儿迟疑着低语,“这城主我好像认识,上次吃饭的时候,还给了哥哥一本功法?”

     因为个子矮的缘故,十三放弃了瞧热闹的心思,“整天哥哥长,哥哥短的,真想看看你那个哥哥是怎么样的好,让你这般念念不忘!”

     “哥哥自然是极好的……知礼有节,谦守自牧……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啦。”说到时青羽,时清儿的表情也温柔了许多。想了想,又警告了一下小姑娘,“你那一套在我面前使使就罢了,我不与你计较,你要是惹了我哥哥,我……我可不会与你善罢甘休!”

     十三吐了吐舌头,有点不好意思,“放心放心,我会有分寸的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唉,真希望早点见到他……”时清儿幽幽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那个“知礼有节,谦守自牧”的时青羽眼下也很忙。他一面催促着岑夫子签契约,一面谨慎地注意失去神智的羿如烈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“喏,给你!”岑夫子签完那十年奴役契约后,恶狠狠瞪了他一眼,这乘人之危的无耻小人……

     时青羽满意地收回两张契约。岑夫子胆小贪财,黄大仙冲动好名,但都有一技之长,最主要的是这两人都是妖怪,与他有共同的沟通空间。所以才起了这个念头。很多时候,有几个帮手,做事会方便一些。

     做完打算,这才把注意力放到羿如烈身上。从他体内的真气波动可以看出只是初入筑基。但是与他依旧相差一个大等级,处理起来估计有点棘手。

     羿如烈扬天咆哮,四肢同时着地,朝时青羽奔了过来。他丧失了理智,只能依靠本能行事。本能感觉,只要击败了眼前的家伙,接下来再也没有能造成威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双爪带着两道淡淡的血煞,朝时青羽挥去。

     筑基初期凝煞成兵,中期炼罡成甲。凡是筑基修士最常见的攻击手段就是将煞气化入兵器中,这破坏能力足以与上品法器相当。

     趁着空暇时间,时青羽已捡回他的寒木剑,横剑于胸,催使体内的浩然长风气,身法顿时灵动了数倍,避开了羿如烈的爪击。

     双方实力相差巨大,若是直接硬刚,他不是对手。数道青色气旋在身旁盘旋,一个瞬间,齐齐朝羿如烈头脸位置飞去。

     羿如烈只是一个动作,两手相交,护住头部,便任由气旋打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 砰的一声,却连弥漫的血煞都没破坏掉……

     羿如烈抖抖手,示意这攻击微不足道。他虽然意识全无,但嘲讽的动作做起来却很连贯。

     在旁看戏的黄大仙乐不可支,“哈哈,可恶的小子,吃到苦头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这混账小子活该有此下场。”岑夫子冷冷附和一句。

 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又各自转过头去,这二人素为竞争对手,当初从妖驻地出来后,就互看不顺眼,却又不得不合作,算是相爱相杀的典型。

     时青羽笑道:“你二人倒也有趣,等我落败后,就轮到你们了,这也值得高兴?”不愧是妖族,脑袋就是拎不清,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都不明白。

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黄大仙一愣,率先反应过来,指着岑夫子鼻子就骂,“你个鼹鼠精,就会打洞钻营,这种事情正该心急,你还幸灾乐祸!”

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岑夫子张口结舌,被骂了半晌,才反应过来,怒发冲冠,“都是你先开的口!小子,不要受这黄皮子的影响,老夫我支持你!”

     被时青羽一提醒,两人才意识到仍处在危险中,这两人虽然一个爱名一个好利,但有一点是共同的,就是贪生怕死……

     这两个活宝……时青羽暗暗摇头,这闹剧也差不多该收场了。细细算来,与时清儿的约定还有七天左右时间,还是尽早回去吧。

     他拿起手中的葫芦,灌了一口三息狂意酒。要使用儒门功法,没有酒怎么行。

     一口美酒如笔直的线从喉中流入腹中,如烈火入腹,整个身体都腾起一种燥热。

     呼……时青羽吐了一口浊气,眼睛轻眯,酒才入喉,醉意已是盎然。“果然好酒!”

     轻轻念道:“昔有谪仙斗酒诗百篇,一剑斩去,浮云尽散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今日,我有长风在手,看我酒后斩却你这邪魔!”

     三息狂意酒酒劲上来,只觉浩然长风气前所未有的活跃,只欲乘风而起,飘飘欲仙。

     羿如烈感受到对手的气息突然不稳定,战斗的本能驱使他趁机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 双腿一曲,一伸,整个人已朝时青羽弹射飞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