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章 不如高卧且加餐
    夜深月明,荒野一片寂静。最近空气里弥漫着奇异的气息,那些平日里野兽也几乎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 炼制丹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     每个炼药师都有自己的一套习惯,有的炼药前会选择沐浴更衣,净手煴香,来平复内心,增加成丹几率;有的则会养精蓄锐,凝神养气一番,确保自己精气神处于完备状态。但是无论如何,时青羽这样炼药的绝对算是奇葩。

     他斟酌了一阵子,把朱果等药材分门别类小心摆放好。烈阳丹如果按品级来算应该属于不入流的,作用也很简单,就是驱寒除阴。

     准备工作做完,接下来,就是——

     他拿出一个铁锅,像炒菜一般,把各味药材统统倒入其中。在铁锅柄部放入一枚灵石。

     这锅子是最简单的法器,只有一重加热的禁制,十重禁制以下都是低级法器,十到二十重是中级法器,二十到三十重为高级法器,三十重以上就是极品法器了……这里面两两之间看似只是十重禁制的差别,但是威力不可以道里计。

     什么叫技术?技术就是化腐朽为神奇!技术就是无中生有!用那些集控温,加水,自协禁制集一体的丹炉炼丹算什么本事?用铁锅炼药的时青羽有足够的理由鄙视那些自视甚高的炼药师。

     青烟袅袅,锅里的菜肴……不!是药材已经呈现半熟的迹象,时青羽依旧满不在乎,用手一抖,把锅中药材翻了个面。

     药材在锅中滋滋作响,药香在空气飘荡。一切看似平静,时青羽却开始皱眉。

     有些古怪,烈阳丹也不是第一次炼制了,为何今天药性突然不稳定起来。他看似漠不关心,其实早已把鬼神瞳开启到了极致,稍有变化都能清晰感受的到。

     如果有炼药师旁观,想必也会崩溃,你用铁锅炼药还怀疑药性为何不稳定?控温什么也就不说了,光是药材直接暴露在空气里,就是最大的不稳定!

     不是这个问题,鼻翼翕张,时青羽却是嗅起了空气中的气味,却是一无所获。这些日子,总觉得空气里弥漫着古怪的气息。

     事到如今,只有速战速决,谁知拖下去会有什么幺蛾子。他开始提高温度,锅中药材很快便化作药液……

     空气中的气息浓郁起来,说不出来这是什么,却能感觉得到,四面八方的气息都朝这屋子涌来,然后被锅中药液吸收。

     事情闹大发了!时青羽分明感受到那一小锅沸腾的药液充斥着令人恐惧的狂暴药力。这股药力强大到对结丹期也能起作用了……而且好像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强。

     以自己的修为已经控制不住事态的发展了,清儿还在一旁卧室睡觉,万一这爆发起来,方圆十里除了自己只怕没有活物!

     就炼个不入流的丹药也能闹出这么大的事,最近流年不利?时青羽满心郁闷,事到如今只能先维持稳态,等丹药平静下来再说了。

     他割破手腕,往药液里添加一滴自己的血,妖族的力量来源于血脉,作为妖神,虽然修为被封印,但血脉的力量犹在。这也是他刻意掩盖自己身份的主要原因,修为低下的他本身就是个移动的宝库。血肉都是最好的材料,一旦被人知晓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只是一滴,就把快要爆发的药液稳定下来,他通过那滴血液为媒介,控制着药液的平衡。加入血液的一瞬间,却是把空气中古怪的气息抽到几乎真空,这就是妖神血液的强大!

     在同一时间,在荒野深处一处不知名的所在,地面腾起许多细小的灰尘,随后开始微震,沙土簌簌而下,地形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一座古朴石碑平地而起。

     三个古怪的篆文隐隐显现其上!

     “是谁!究竟是谁把我的百草气息吸光了!”苍落城内某处住房内突然响起巨大的咆哮。

     “只差一粒,就只差一粒丹药了……”瞳孔赤红,布满血丝。面前的一尊三足丹炉已经停止运转,眼前是一小堆炼药失败的残渣。

     “我的计划,我的野望全被这祸害打乱了!我好恨啊!”

     透过窗户的月光照亮了他的侧面,正是时青羽在城主府附近见到的那个黑袍老者,此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那种云淡风轻,彻底歇斯底里起来。

     他喃喃说道,“只有九粒,终究不能十全十美吗?”突然脑海却是浮现离开时,族内长老给他的一句谶语,“苦恨年年压金线,为他人作嫁衣裳。”

     此时心内却是明白了这谶语,到底还是便宜了他人,只是至此依旧没想通这百草气息只有以特定法门才能导入丹炉,却不知此人又是何等手段?

     无论如何想太多也没用了,百草气散,神农墓现……接下来才是纷争之始。

     神农墓提前开启,那么计划就要提前了,接下来怎么行动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 念头只是稍转,便令他平静下来。深吸一口气,把头埋入黑袍,身体仍旧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“老夫的太乙六壬式盘探测到了!就是神农墓,绝对没错!”声音惊喜交集。

     “岑夫子的名声业内谁不知晓,既然说了那就是了!哈哈!不就是灵石吗?给你便是。我们乾丹堂什么时候缺过钱?”

     “找到神农墓,获里面丹方,九品赏一千灵石,每提升一品,灵石翻倍!获里面丹炉,高级法器品质赏灵石十万,每增一级翻十倍;其余药材,成品丹药俱按市场价格双倍收购!凡是参与探索者,每天一百灵石!”

     此命令一下,整个乾丹堂都沸腾起来,应者云集,一呼百应。

 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?外面的修士被里面的响动都惊吓住了,实在是太热烈了。接下来便是大批修士神情激动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 是乾丹堂!有人辨识出他们衣服的标志。

     看来前段时间所说的神农墓十有八九是真的了,连乾丹堂那群苍蝇都闻到腥味出动了,我们还等什么?把这个消息传递给宗门!

     一传十,十传百,在这个时代,信息传播的速度简直飞快!整个浑芜郡的修士都知道了朝苍落城的方向涌去。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 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。涟漪层层荡开,从一个节点传向另一个节点,转瞬之间,这动静竟把整个水池都要掀开!

     时青羽盯着一锅珠圆玉润的赤红丹药发呆,这还是烈阳丹么?莫名其妙地就发生了异变,然后就成药了。

     刮下一点残渣,送入口中,刹那间脸色涨得通红,好强烈的药力。胸口的冰冷感觉顷刻被驱散,浑身都暖洋洋的,如同沐浴在阳春三月的日光中。

     这绝对是六品以上的丹药!天下丹药分九品,一品最佳,九品最次。九品对应炼气,八品筑基,七品结丹……此次类推,也就是说这丹药对元婴修士也是能起作用的。

     天生异象,必有大事!

     这莫名的心惊肉跳……时青羽虽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,心里却也感觉到了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奇异感觉。凡是修为高深者功参造化,都有那种近乎先知的灵敏感知,只恨修为被封印了,窥伺不到太多预兆。

     他清洗着锅子,明知有大事发生,却不能知晓太多,这……这可着实让人头疼。这天下风起云涌的大事都等着我细心分析,作出决策啊。

     正纠结中,突觉醍醐灌顶。其余大事我不知晓,但是眼下就有件很重要的事!肚子应时咕咕叫了起来。晚饭本来吃的不多,折腾了大半宿感觉有点饿了。

     他停止清洗锅子,摸着下巴,果然还是吃饱了睡才实在。

     世事浮云何足问,不如高卧且加餐!

     又是一番忙碌……

     对了,刚刚我在想什么事?时青羽大口吞咽着食物,苦苦思索。